2017/04/17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4(下)

20170416(日)
早上還不到七點到病房,聽昨夜看護說媽媽如何將打點滴的針頭拔除的事. 的確,母親的手勁很強,不像90歲的老太太
白天裡母親的譫妄情形嚴重,常神遊,似乎無視周遭環境  

20170418-19(二~三)
一個晚上,母親僅睡著約2小時. 身體常在動(或一點抖動),尤其收手異常有勁,這邊摳摳,那邊抓抓.  或許肺又積水了,開始喘,血氧也降低.  希望母親不要經歷太多痛苦

20170420-21(四~五)
多半時間為一個人照顧母親,在夜裡,替她在床上清理大小便,調整睡姿,看顧她不要拔掉點滴針頭及氧氣罩,她雖常處譫妄狀態,且口齒不清,但她動來動去,說些我無法聽懂的話(我多希望我能懂!), 似乎神經一刻不能安歇, 大腦及身軀幾乎未曾休息.我會輕輕地說"放手吧! 不要緊握不放". 希望頑強"生"的意志不致驅使人做痛苦的掙扎,有些事(如器官漸衰竭)是小小的身軀無法敵抗的.

20170422-0430
家姊出國作宗教之旅,這段期間我多為早上七點到醫院接夜班看護的班,多待到中午,幫忙白斑看護; 過中午回家休息,等吃完晚餐再開車到醫院,約20:30, 待個1-2小時再回家,對我這近60歲的人是體力上的考驗.
母親進食極少,因體內易積水,或許是在維持"危險平衡"?

20170422-
給夜班看護的備忘錄:

1,例行事項:喝水(可針管注射,避免嗆到)、清潔口腔、擦臉及手、沖洗屁股(至少睡前及早晨各一次)、清滲便;
2,注意事項:易喘(避免平躺)、防拔掉點滴針頭、盡可能戴上氧氣罩、其他不適情況告知護理師;
3,目前身體狀況:進食少、譫妄(幻覺)多、時睡時醒、紅屁股

2017/04/03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4(上)

20170402(日)
早上七點到醫院,見母親坐立在床上,精神不錯,但夜班看護及我姪子說她都沒睡什麼覺.  母親最近常睡睡醒醒,只睡著約3~10分鐘便醒了,可能一會兒又睡著了(還會打呼),似乎神經不安穩,某些頻率亂了?  擔心她未能真正獲得休息(包括腦部的)

當她躺或坐在病床上,她的手有時會抓東抓西,有時似又在疊東西; 躺著(似乎)在淺睡狀態時,有時手會抖動或會伸手在空中想抓某個東西,不然會說些我們無法理解的話...  姊說她在做女工.  和上次住院一樣,應是"譫妄"現象.

的確,媽過去常會修改及手縫衣服. 我高中時家事課要打毛衣,母親還幫忙我完成了一件綠色的背心,令人印象深刻的草綠色的,類似下圖:

圖來源



20170404(二)
早上五點半起床,約6:10開車出發到醫院,到病房已是七點了.昨晚媽都沒睡,譫妄情形厲害. 今天白天是半睡半醒,睡不到一分鐘又醒了. 到了下午幻覺明顯,做縫紉做了一個多鐘頭, 錄下她手部動作:

video













20170406-0407(四~五)
觀察了一個晚上,了解一下母親的睡眠情形,發覺她會經常動手(將兩手舉高,看著自己手並握拳後張開,似在伸展活動,有時好像想摳掉手臂上的針頭;  手做縫紉動作;  手去抓頭,摳耳,摳腳, 觸摸床欄等), 動腳(縮起,脫襪 ...),動口(夢囈)  ...  睡睡醒醒, 交錯頻率極高,這些都影響了睡眠.
翻到伊佳奇的"趁你還記得"一書中提到"睡眠障礙,值參考,其中一些文字如下:















20170409(日)
早上七點多一點到病房時,聽昨晚陪伴奶奶的小姪兒說: 奶奶整晚都沒睡,請的夜班看護說今天不做了(可能怕晚上又沒得睡)
母親住院不僅財務吃緊,且在照顧人力上捉襟見肘

20170410-0411(一~二)
這兩天都是夜班. 母親進食非常少,晚間有時會發燒,情況不好.週一晚兩個孫子,我,及請的夜班看護守護著,母親順利渡過此夜.  週二晚我陪母親,夜間清理排便及換尿布,她排尿仍少.現每天除打強心劑,利尿劑,抗生素外,尚補充葡萄糖注射液1000  c.c.
母親的手被打針成這樣:













20170413(四)
夜間看顧母親,須時時盯著她的動作,半夜約三點她拼命用有著稜角指甲的右手指,去抓因打針瘀青發黑的左手,說是很癢. 是否她原本手勁極強,或是失智者重複性的動作, 快將左手抓破皮了(皮膚超薄)
約四點才較安穩的睡覺,到了五點半突然自己坐起來準備下床,說要"去關正在燒開水的火源"(?)  平時無法自行坐起,常處於昏睡狀態的她,卻像另一個人似的,眼睛睜的圓亮 ...
可憐媽媽的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