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5/28

訪陽明書屋

 今天上陽明山祭拜,順道去了陽明書屋,參觀了其中的中興賓館(蔣公,1887-1975,行館)

發的書籤


中興賓館綠牆上的窗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後花園的魚池



另值得一提的幾件事:
1. 導覽的先生說到園區的"相思樹",他說了首台語的歌謠, 用台語唸起來押韻,滿有意思的. 後來上網查到:

門前一欉相思欉,相思病倒不知人;
先生來看講無望,貼心來看好噹噹。
門前一欉相思樹,相思病倒藥難求;
醫生來看講無救,貼心來看好溜溜。

2. 在中興賓館入口處路邊種有梔子花,原來它是天然的黃色染料(見下圖)

3. 陽明書屋的風水:
從南面陽台遠眺大台北地區,可望見淡水河及基隆河,兩河似彎弓,箭射指向陽明書屋處,不利於蔣公,你信嗎? 參見下圖 : (驚覺"臻愛樓"竟在圖中)

梔子花


當天霧濛濛,景像不清楚 (photo by Jerry)
風水:弓煞?


2017/05/05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5

106.5.4 04:36   母親走完最後一哩路

4:37  手機響起, 醫院護士:量不到血壓及脈搏  ......

來源

2017/04/17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4(下)

20170416(日)
早上還不到七點到病房,聽昨夜看護說媽媽如何將打點滴的針頭拔除的事. 的確,母親的手勁很強,不像90歲的老太太
白天裡母親的譫妄情形嚴重,常神遊,似乎無視周遭環境  

20170418-19(二~三)
一個晚上,母親僅睡著約2小時. 身體常在動(或一點抖動),尤其收手異常有勁,這邊摳摳,那邊抓抓.  或許肺又積水了,開始喘,血氧也降低.  希望母親不要經歷太多痛苦

20170420-21(四~五)
多半時間為一個人照顧母親,在夜裡,替她在床上清理大小便,調整睡姿,看顧她不要拔掉點滴針頭及氧氣罩,她雖常處譫妄狀態,且口齒不清,但她動來動去,說些我無法聽懂的話(我多希望我能懂!), 似乎神經一刻不能安歇, 大腦及身軀幾乎未曾休息.我會輕輕地說"放手吧! 不要緊握不放". 希望頑強"生"的意志不致驅使人做痛苦的掙扎,有些事(如器官漸衰竭)是小小的身軀無法敵抗的.

20170422-0430
家姊出國作宗教之旅,這段期間我多為早上七點到醫院接夜班看護的班,多待到中午,幫忙白斑看護; 過中午回家休息,等吃完晚餐再開車到醫院,約20:30, 待個1-2小時再回家,對我這近60歲的人是體力上的考驗.
母親進食極少,因體內易積水,或許是在維持"危險平衡"?

20170422-
給夜班看護的備忘錄:

1,例行事項:喝水(可針管注射,避免嗆到)、清潔口腔、擦臉及手、沖洗屁股(至少睡前及早晨各一次)、清滲便;
2,注意事項:易喘(避免平躺)、防拔掉點滴針頭、盡可能戴上氧氣罩、其他不適情況告知護理師;
3,目前身體狀況:進食少、譫妄(幻覺)多、時睡時醒、紅屁股

2017/04/03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4(上)

20170402(日)
早上七點到醫院,見母親坐立在床上,精神不錯,但夜班看護及我姪子說她都沒睡什麼覺.  母親最近常睡睡醒醒,只睡著約3~10分鐘便醒了,可能一會兒又睡著了(還會打呼),似乎神經不安穩,某些頻率亂了?  擔心她未能真正獲得休息(包括腦部的)

當她躺或坐在病床上,她的手有時會抓東抓西,有時似又在疊東西; 躺著(似乎)在淺睡狀態時,有時手會抖動或會伸手在空中想抓某個東西,不然會說些我們無法理解的話...  姊說她在做女工.  和上次住院一樣,應是"譫妄"現象.

的確,媽過去常會修改及手縫衣服. 我高中時家事課要打毛衣,母親還幫忙我完成了一件綠色的背心,令人印象深刻的草綠色的,類似下圖:

圖來源



20170404(二)
早上五點半起床,約6:10開車出發到醫院,到病房已是七點了.昨晚媽都沒睡,譫妄情形厲害. 今天白天是半睡半醒,睡不到一分鐘又醒了. 到了下午幻覺明顯,做縫紉做了一個多鐘頭, 錄下她手部動作:

video













20170406-0407(四~五)
觀察了一個晚上,了解一下母親的睡眠情形,發覺她會經常動手(將兩手舉高,看著自己手並握拳後張開,似在伸展活動,有時好像想摳掉手臂上的針頭;  手做縫紉動作;  手去抓頭,摳耳,摳腳, 觸摸床欄等), 動腳(縮起,脫襪 ...),動口(夢囈)  ...  睡睡醒醒, 交錯頻率極高,這些都影響了睡眠.
翻到伊佳奇的"趁你還記得"一書中提到"睡眠障礙,值參考,其中一些文字如下:















20170409(日)
早上七點多一點到病房時,聽昨晚陪伴奶奶的小姪兒說: 奶奶整晚都沒睡,請的夜班看護說今天不做了(可能怕晚上又沒得睡)
母親住院不僅財務吃緊,且在照顧人力上捉襟見肘

20170410-0411(一~二)
這兩天都是夜班. 母親進食非常少,晚間有時會發燒,情況不好.週一晚兩個孫子,我,及請的夜班看護守護著,母親順利渡過此夜.  週二晚我陪母親,夜間清理排便及換尿布,她排尿仍少.現每天除打強心劑,利尿劑,抗生素外,尚補充葡萄糖注射液1000  c.c.
母親的手被打針成這樣:













20170413(四)
夜間看顧母親,須時時盯著她的動作,半夜約三點她拼命用有著稜角指甲的右手指,去抓因打針瘀青發黑的左手,說是很癢. 是否她原本手勁極強,或是失智者重複性的動作, 快將左手抓破皮了(皮膚超薄)
約四點才較安穩的睡覺,到了五點半突然自己坐起來準備下床,說要"去關正在燒開水的火源"(?)  平時無法自行坐起,常處於昏睡狀態的她,卻像另一個人似的,眼睛睜的圓亮 ...
可憐媽媽的手

2017/03/18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3(下)

20170317(五)
母親近來胃口不佳,吃得少,讓家人擔憂,除帶些點心餐點(如: 叉燒包,肉包,燒賣,小籠包...)還帶些肉湯(雞湯,豬肉湯,排骨湯),以增加其食量. 媽愛喝湯,早年不解,後來才明白廣東人吃飯是很重視湯品的.
"來到廣東,喝老火湯是必不可少的。廣東人常說「寧可食無菜,不可食無湯」,對湯的喜愛程度可見一斑。"(https://kknews.cc/zh-tw/food/v4p2my.html)

2017318(六)
安養院的房間與日光室(Sun  room)

三人一間房

走道盡頭的日光室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0170319(日)
昨晚媽媽因心跳快, 量不到血壓,又頭痛(頭暈),送到醫院急診,最後住院. 今天在醫院待了約22小時(8 a.m.--6 a.m),從急診到心臟內科病房. 距上次出院還不到一個月

20170322(三)
觀察一晚母親睡覺情形,"夢囈"很多.  睡睡醒醒,張開眼不知自己身在何處,時間為何(仍在醫院病房,在深夜)--時空錯亂. 失智者危險多,需有人自旁照顧,不然就像許多安養院或醫院,要將其"約束"起來(束縛腰腹,或手腳),避免其下床摔倒或自己拔掉鼻胃管,針頭...等.

恐慌--說自己身無分文(其實有退休金),要跳樓自殺. 因自己會游泳(這事倒記得 ),不能在水淺處,要到海中水深處(可能指欲跳海?)... 我只能見怪不怪,好言相勸,下次記得要轉移話題.

20170326(日)
Zyprexa/Olanzapine 要吃多少劑量才適合? 不致造成昏沉,影響進食
母親住進這家有名的大醫院,但不可避免地是醫師們的試驗品: 有被無經驗的住院醫師給過多鎮定劑量,以致昏睡了一個禮拜; 有的醫師則說要慢慢調整適合藥量  ...  一次次的試驗造成失智更嚴重,這種療法是科技的進步, 還是帶給病人更大的痛苦?
或許換個角度想:每個病人的情況不同,醫師需嘗試不同的做法?

媽媽的整體狀況,日前姊曾提到:
睡眠及食慾不佳,肺積水增加,發炎,有時血氧較低,腎功能退步.  現在調整心律不整的藥之劑量;調整利尿劑同時得防止血壓降低;改善睡眠狀況。心律不整、心衰竭(致生積水)狀況仍然持續.  鉀離子仍然超標...

20170327-28夜(一~二)
今天去抽了580cc的右肺積水,照了兩次X光
晚間睡不著,東摳摳西摳摳,結果將手臂上預留的針頭給扯到了,媽說怎麼有血? 衣服,被子及中單上都有不少血跡,她不知道如此動作會有這種結果的,只想將"異物"剔除

20170331-0401夜(五~六)
能否出院,回得去"至善"嗎?
母親的病情令人日益擔心,現在是經常喘,心臟不好(僅10%的功能)以致肺積水及腎臟功能衰退. 幾天沒見她,發現她情況變差了,臉有些浮腫,經常躺在床上不斷的喘氣,兩手臂薄薄的皮膚上更是佈滿打針的痕跡,要注射利尿劑,強心劑,抗生素...點滴,希望母親少受痛苦,祈求主的引領!


2017/02/27

守護母親日誌201703(上)

母親虛歲90, 2017年一月中旬因病住院一個月,後回到陽明山腰的安養院

20170225
從今晚起接受床上約束(磁扣式腰腹部約束帶),安養院人員怕母親夜間下床摔倒












20170226
今天進食很少,令人擔心
(美食家 忘記怎麼開口吃了)

20170227
今天進食稍有改善
晚六點半母親上床休息,我離開她的房間,看著她靜靜疲倦的躺著,不知3~4小時後若要尿尿,是否有照服員能及時協助? 無親人看顧的老人是很悲哀的.

20170228
吃中餐時,對母親說所吃的食物是什麼--"稀飯","蒸蛋"(其實是三色蛋),她似乎有點想不起來.  要補充說:軟軟的,可以吞下去 ...

二月要結束了,開車回家路經辛亥路台大後面,路邊細葉欖仁在毛毛雨中葉子顯得稀疏,雨啊!要下到何時?










20170302,0304,0305
媽媽想回"家",不願住在現在安養院三人一間的養護區房間,甚至有時表現得十分排拒. 她要我們在外頭找適合的出租房子...
"家"若意味著"安全"及"擁有權",她在這新環境中顯然是沒有歸屬感及安全感的,尤其對一個失智長者而言,是一種艱辛的焦慮

20170307
失智與吐痰(吐口水):
以前母親曾住過在安養院的失智區,當時見到有人會隨地吐痰(口水或食物)的情形
現在發現母親有時也會有這種反應

**一位失智者的女兒這樣寫道:
"他會亂吐痰,因此 : 我家滿地都是痰跟口水,有時候沒有痰他會故意一直亂吐口水......"(https://www.ptt.cc/bbs/pay_home/M.1296484427.A.99F.html)

**失智症末期吞嚥困難進食方式選擇


20170309(四)
媽媽雖已是中度失智,但她仍能感受到他人(照顧員或我們家人)對她的協助或照顧,她常對照顧員說"謝謝", 對我說"辛苦妳了"...等等.  在不失智躁動時,她是位很有禮貌的長者.
明天(20170310)將要退掉安養區住了十多年的房間,或許母親在其記憶深處仍記得這如家般的房間,而我們對其有份不捨之情 .  在2015年10月左右,母親曾暫移住智園時,拍下了這房間幾張照片,現當留念吧!  有些事是回不去的(不可逆的),就如同時光一去不復返.




20170311(六)
下了好些天的雨,今天下午終於放晴了,希望母親的心情也能抹去陰霾

告訴母親她住的房間的方位:  "從走廊直直走的那一間,房間門口對面是服務人員的櫃檯..." --    但對她而言,這麼多的廳,走廊,房間  ...  如此地相似,真難以分辨.  她要求我再推她(坐在輪椅上)走一遍 (其實不只一遍)   希望明天能分辨,會自己找到"回家"的路

20170312(日)
母親對房間的所在位置仍難以分辨,或許還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學/記起來

這安養院最後棟三樓的養護區的老人,大部分是坐輪椅,行動不便者.與媽媽同桌吃飯的其中一位是住在隔壁房間T媽媽, 她說她是屬雞的,應該有96歲了,但看起來像八十多歲,講話有著上海口音.  傍晚不到五點大家已準備吃晚餐,T媽媽自己轉著輪椅來到餐廳,她能自己進食,不需餵食,她靜靜地吃著,顯得優雅,飯後約五點半鐘,她的手機便會響起,每天在新竹的兒子(是位工程師)都會準時打來,T媽媽會講上一陣子.她頭腦還很清楚.

有些行動不便者(需餵食或習慣較特殊者)是被安排在自家房間門口的位置吃飯.其中一位,住在隔壁兩間的老奶奶, 我暫稱為"瓷娃娃", 她由外籍照顧員餵食,照顧員常常似乎急切地,一口接一口餵她全流質稀飯 ,而她未失本能,會用手抗拒應接不暇的餵食,像娃娃般的動作, 但似乎贏不過年輕如孫子年紀的照顧員. 我偷望著,幾許無奈與同情,這是沒有家人照顧的情景吧.  今天雖看到她的家人來探訪,本想"多管閒事"去告訴他們,但最終還是打消這念頭.

圖來源

2016/12/07

與老同學聚會

20160825: 與高中老同學聚會:  到北投尋訪父母親民國45年左右曾短暫居住過的地方(溫泉路底?),  還去參觀了于右任院長的避暑居所梅庭,  到陽明山原美軍宿舍區的餐廳用餐,  最後趕上了陽明書屋的導覽參觀.

20161207:  買了阜杭的燒餅油條,  到華山光點戲院看"不即不離"紀錄片,  去看了一下Ikea House,  在杭州南路與忠孝東路口附近的舊房子的餐廳吃榨醬麵. 說起杭州南路的這排舊房子,應有五十歲了吧,以前有三合居餐館,日榮堂文具行...等商鋪.